疫情排查:当“散装英语”遇上“塑料中文”

2月17日早上9点

杨斯微发了这样一条微博

这一天

武汉市启动为期3天集中拉网式大排查

要求以社区为基础

公安、社区、网格一体化推动

利用人工和科技手段

“不漏一户、不漏一人”

彻底排查清“四类人员”

实现“确诊患者百分之百应收尽收

疑似患者百分之百核酸检测

发热病人百分之百进行检测

密切接触者百分之百隔离

小区村庄百分之百实行24小时封闭管理”

杨斯微

武汉市汉阳区龙阳街陶家岭社区下沉干部

2月8号接到组织通知

立即报名请战

和他一组的还有同单位的另外6名党员

陶家岭社区有5个小区、6个院区

划分为9个网格

共有居民3187户

其中916户在老家

杨斯微负责的陶馨园小区共有两个出口

一个已经封闭,另一个仅留小门

门口24小时有人看守

所有出入人员必须出示

盖有公章的单位工作证明

并实名登记、测体温才能放行

8:45

全队在陶家岭社区集合

领取上午的工作任务准备开始排查

由于防护服有限

领到的队员主动承担下所有入户任务

其他队员则穿雨衣尽量节省物资

9:15

挨家挨户敲门记录

确定人数和健康状况,反复强调安全措施

小朋友,不要怕

还有国外来的黑人兄弟

突如其来的英语考试令队员们心慌

中文和蹩脚英文夹杂

连带指手画脚

总算建立了联系

甚至还有――

不锁门的(兄弟,心也太大了……)

3005,3007,3103

你们已成为重点关注对象

没人在家?

留下联系方式

记录在案,继续跟踪

一户也不能少!

“每一栋、每一户都上门。”

“每天都要重新排查,因为每天情况都有变化,必须牢牢看好每一户人。”

没有捷径,没有应付

杨斯微和战友们

用一个个实实在在的脚印

画出社区居民的安全隔离带

12:30

吃午饭,并趁机喝水

为了节省防护服

队员们只敢在中午吃饭时喝水、上厕所

同组的王伟

正说着话

就坐在椅子上睡着了

13:17

根据排查结果继续打电话核实

15:10

张贴最新的陶家岭社区疫情通告

每24小时更新一次数据

说明人数、所住楼栋、解决办法

确保社区居民掌握当天疫情

主动上报健康情况

15:43

分给社区的蔬菜到了,分装拣好

大爷大妈

腿脚不便,力气不足

没关系,新鲜菜包送到家门口

16:30

小区里发现闲逛人员一名

还想出来晒太阳?

赶紧回家!

还有遛狗的、晒被子的

在家闲的非要出来溜达的

别以为我们看不到

17:06

接到居民的求助电话

帮助外出采购药物、食物

为期3天的集中拉网式大排查

杨斯微所在小队

共完成上门入户排查1577户(包括重复)

根据摸排结果继续打电话核实1001户

为社区居民送物资上门240户

记者手记

杨斯微跟我聊天一直很乐观活泼,他和小伙伴们也常在群里插科打诨,一起拍视频围观队友打呼噜,嘲笑自己“散装英语”。

但他也恐惧。

“敲开门,一户居民说自己发热20多天,我当时本能地就想往后躲。”

他也心痛。

2月9号出战前,老婆抱着自己失声痛哭。“出了这个门,谁知道外面是什么?谁知道是死还是活?”

即使单位统一安排了隔离宿舍,老婆坚决说“要死就死一起,回家住!”

他所在的第六组,14个人,每个人背后,都有相同信念的家人。

他更热爱。

“来一碗鱼糊粉,还有油饼包烧麦,武昌好吃的多!”

“我们武汉可美了,你没看见过吗?”

“我自幼爱的这片土地,宁死也不让给敌人。”

他更坚定。

说起为什么要请战,杨斯微脑海里想起的第一个人,是自己的爷爷。

“他是个老党员,当年扛过炸药包,从小就给我讲他的故事。

“我现在就是去扛‘炸药包’,没什么大不了的,我也是党员,我觉得这就应该。”

是的,杨斯微和上万名下沉干部

没什么大不了的

不过是把自己

交给了热爱

交给了信仰

内容:本报记者姜奕名、蔡闯、王斯敏、刘坤、安胜蓝、张锐、晋浩天、章正、李盛明、卢璐 光明网记者李政葳

责编:王子墨

编辑:孙小婷张永群